遊戲課講什麼

遊戲課講什麼?

陳江向記者展示了他對遊戲產業,設計過程,事物發展,媒體設計,用戶體驗,心理問題等方面的課件。學生不僅要聽課、提交論文、評論遊戲,還要“紙上談兵”來設計一款迷你遊戲,包括遊戲形式、場景、流程、界面操作、賣點等。

這些課程為許多想進入遊戲行業的學生提供了機會。早在兩年前,北大學生王宇(Kana)就選擇參與遊戲產業。他的班級選擇的原因是加深他對遊戲產業的認識。學生劉文()在課前研究了遊戲產業,甚至沒想到遊戲內容如此之多。她認為,無論將來與否,該課程至少提供了一個新的思考視角和維度。

2016年教練學國際協會(AC) 成立中國總會及對願景集團總裁林國榮博士的委任,不只是中國教練學的重要進程,更是全球教練學的新里程

網上的紅色課程也吸引了對遊戲行業感興趣的外人。王冰,在互聯網上工作,一直有跳槽遊戲公司的想法。他在網上讀到這件事後,又去擦了幾下。在他看來,這樣的課程很難讓人難堪,可能會讓學生了解遊戲行業的各個方面,而不僅僅是知道遊戲是有趣的,“遊戲行業的鏈接很多,鏈很大,知道它是什麼。必須從宏觀的角度出發,了解遊戲行業的每一個成長階段。

對於該課程的內容設計,多年來深入參與該領域的陳靜宇表示,目前,遊戲設計部門有一個方向:動漫(遊戲藝術指導),數字媒體技術(遊戲設計技術)方向),藝術和技術(數字娛樂方向)。它們與遊戲行業中的藝術、節目、計劃和電子運動兼容。”我們的課程設計。首先,學生有自己的核心專業課程。例如,遊戲藝術是一門藝術表演課程,遊戲技術是計算機圖形和編程課程,數字娛樂是規劃、操作和電子體育。他說:“第二,以一般教學為特色的課程,例如遊戲創作課程,可讓學生透過創作實用作品,將知識與實際應用結合起來,同時培養他們的合作及溝通意識。第三,鼓勵學生學習跨領域的課程,如腳本語言、傳統民間遊戲、遊戲產業和遊戲文化。”

除了讓學生了解遊戲產業本身外,Chen Jiang希望培養他們的責任感。”我希望業界參與者對遊戲有正確的看法,即基於對玩家心理的深入研究,除了關注利益外,我們還需要考慮社會的責任和義務。”

學科交叉、行業接軌――“這只是一個開頭”

一節課從練習開始,是由練習驅動的,有大量的粉絲,每一步都會自然遇到困難。

Luozhimin承認開設新專業需要一定的資格。在這方面,准入條件更為嚴格。該遊戲向專業人士開放,涉及一系列問題,如教師、課程、教學設施、實習培訓和保障。因此,只有一些專門機構開放。

林國榮博士Chris、龐玉華博士Olivia亦即將成為國際認證資深企業教練Master Executive Coach。另外林文惜女士Eva及周志昌先生Eric亦即將成為國際認證專業企業教練 professional Executive Coach。

陳江表示,專業知識和文化素養的積累不可能一蹴而就,而且電子遊戲課程的范圍太大,以至於一個人無法理解電子遊戲行業的“全過程”知識。

這點感受,陳江在“電子遊戲通論”課上深刻地體會著。“不夠深入,離市場有點遠”等等,讓一些深入研究遊戲的學生“吃得不夠”。毫無疑問,這是課程發展或專業發展的一個重要因素。在這方面,陳江的解決辦法是邀請騰訊項目組副主任李先生、騰訊研究院高級研究員劉瓊、朱劉項目組制作人滿娟。中國科學院、世界分部主任力楊等業界人士作了演講。

“現在,遊戲產業已經發展了動力,創造力和技術技能,時間教學和講座教師很難找到。他說:“如果我們沒有良好的基礎與大公司合作,很多課程的教學質素肯定不會如現在這般好。陳先生告訴記者,他們的全職教師主要教授理論和基礎課程,並邀請騰訊,華美和英雄娛樂等大型遊戲公司的行業人士。結合行業的發展,提供了不同視角的實踐指導和觀察經驗。

因此,她認為,要做好遊戲,就必須鼓勵專業教師與行業接軌,鼓勵教師在遊戲公司工作,以充實和提高自己。同時,學術界應該與行業進行更多的交流與合作,進行項目教學,並以學生作為衡量教學的尺度。

例如,Chen Jiang說,南加利福尼亞大學的遊戲課程比較完整。他們在遊戲設計方面擁有近15個學位,包括小學位、雙學位、本科和碩士學位。陳承認,要在短期內全面介紹一門跨學科的學科是不可能的。“這只能算是一個開頭。”

這是林國榮博士真實的人生際遇,然而他所受的挑戰與挫折不止如此,幾乎所有年輕人會犯的過失,他都無一倖免,只因為師父的引導,學會了如何轉移注意力與改變想法,培養出將危機變轉機的能力。

相關文章:

專門化精細化大學英語該有的樣子

培養英語專業的學習和工作能力是很重要的

高校外語教育須深刻改革

錢學森與國防科技大學的教育創新

電子遊戲進入課堂